一些官配番外篇小故事,公子景歪传!

倩女幽魂一些官配番外篇小故事,公子景歪传!

  『宁采臣聂小倩篇』

  初见宁采臣时,他满身的书生气,满口文绉绉。

  再见时,他嫉恶如仇,明白了人有时候比鬼怪更可怕。

  后来种种,他爱上了一个叫做聂小倩的女鬼,为了那个女鬼他不惜多次涉险。

  如今,他站在奈何桥前。而公子景,就在他的面前。

  他却看不到公子景。

  突然一道法术击晕了宁采臣,一个老婆婆走了出来。

  孟婆:小家伙,快把这个人带走吧,他阳寿未尽,不该来这里。

  公子景虽然有些惊讶,但还是照做了。宁采臣本来就不该来此,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宁采臣昏迷之中一直在叫着‘小倩’,突然他就坐了起来,醒了。

  宁采臣看了看周围。

  宁采臣:我怎么在这里,我不是去忘川找小倩了吗?

  没有人回答他。

  公子景突然出现。

  公子景:是一个老婆婆把你打昏的,叫我带你回来的。

  宁采臣跳下了床。

  宁采臣:孟婆?为什么?我要去找小倩,哪怕是死!

  说着就要冲出房门,公子景拦住了他。宁采臣就拼了命的捶打公子景,他一个文弱书生哪里有什么力气。

  也许是打累了,他突然跪倒在地哭了起来。

  宁采臣:小倩,对不起,对不起啊!

  他哭了好一会儿,可能哭累了,居然睡着了。

  在醒来时,他看到了聂小倩就站在他的面前,他慌张的起了身。

  宁采臣:小倩,你怎么来了这里。

  她捂嘴一笑,他看直了眼。

  聂小倩:呆子,好好活着!忘了我吧。

  聂小倩话说完就像镜子一般碎了一地,而宁采臣只来得及抬起手。

  什么都没抓到。

  『叶葬花花渐隐篇』

  叶葬花为了复活自己的妻子婉儿去了很多地方,而他一直忽略了身边的那个人。

  叶葬花去过金陵,杭州,北京,阿格拉,可都一无所获。

  这次他又来到了北京,却只是一个人。

  他像是很有目的性的来到了北京布告栏前。

  是冬,布告栏上全是皑皑白雪,叶葬花身后的脚印也被拖得老长。

  叶葬花轻轻喃到:是这里吧。

  突然一个白影现身!公子景!

  公子景低声碎念:又是一个能看到我的家伙。

  又大声询问:人类,找我何事?

  叶葬花突然有些哆嗦,不只是冻得还是激动。

  叶葬花:听闻你跟世间所有妖魔鬼怪都有交道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

  公子景一口否决,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现在的处境是赎罪,帮忙他并没有兴趣。

  叶葬花还是没走,一直试图说服公子景,到后来甚至于哀求,可公子景毫无触动。

  叶葬花怒了,强行带走了公子景。

  奈何桥前。

  孟婆一如既往地给进入轮回的鬼魂发汤。

  叶葬花则是直接闯入,并没有喝那个不加盐的孟婆汤。至于为什么要闯?因为他们不给进。

  到了黄泉。

  叶葬花看到了一片片的彼岸花,突然想起他的师妹,不,他的娘子,也就是花渐隐。不就是彼岸花所化。

  他放开了公子景。

  公子景气的跳了起来。

  公子景:小家伙,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就怕了你了。

  叶葬花突然扭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,眼神变得那般温柔,安静,又有些悲伤。

  然后他开始大叫‘渐隐’这个名字。

  接着他哭了起来,毫无征兆,撕心裂肺。

  公子景有些不解,宁采臣如此,这个人亦如此。

  突然,公子景感到四周有一股灵气聚合,显现出一个女子,正是花渐隐。

  花渐隐温声细语:师兄,嘻嘻嘻,我在这里,师兄。

  叶葬花急奔过去,拥住了她。花渐隐拍了拍叶葬花的后背。

  花渐隐:师兄莫怕,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。一直...

  说完花渐隐的身形便化作星光飞向了天际。

  叶葬花突然想起昔日花渐隐说的话。

  喃喃道:渐隐,你若死了,我也不离不弃。

  公子景走了过来。

  公子景说:你们人类不是讲究入土为安,给她一个安身之处。

  叶葬花感激的看了一眼公子景。

  自那以后,黄泉便有了一座坟墓。爱妻花渐隐之墓,叶葬花题。

  孟婆可不会放任叶葬花不管,毕竟他是闯进来的。最后叶葬花苦苦哀求,寻了一个花侍的工作在此逗留。

  公子景走了。他问了叶葬花的名字,至于为什么要问他也不知道。

  公子景有很多的不解,叶葬花明明那么强大,却为了一个死去的人变得那般不堪。他们说那是爱,他不懂,因为他只有恨。

  而此时他又觉得烦躁。为何烦躁,不知。

  公子景只好回到北京布告栏。

  只是他在布告栏发现了一个字条。

  【谢谢你,公子景】叶葬花留。

  公子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谢谢他,但他觉得有些开心。

  再次悄悄地消失在布告栏前。

  『檀无心殷紫萍篇』

  檀无心和殷紫萍的相遇已经无从考察,反正我是不知道的。

  但公子景第一次看到檀无心就知道了他不是人类,他是不老不死的怪物。

  公子景想要把檀无心给送去他该存在的地方时,被一个蒙着面,声音好听,自称kfz的人给阻止了。

  又是一个冬天。

  殷紫萍只身来到了北京布告栏,公子景立马现身。

  殷紫萍满脸憔悴,声音沙哑。

  殷紫萍:我请求你带我去见檀无心最后一面。

  公子景没有斗嘴,点了点头就带着殷紫萍去了忘川。

  奈何桥前,孟婆依然在发着她那不加盐的汤水。只是她的旁边多了一个高挑的美人,那美人身后还背着一把木剑。纳兰青桑!

  纳兰青桑看到殷紫萍便冲了过来。

  纳兰青桑:妹妹,是你么?妹妹。

  殷紫萍:姐姐,是我,是我。

  俩人抱头痛哭。

  昔日姐妹,为情反目,终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  一阵嘘寒,言罢。

  俩人一起来到孟婆面前,孟婆罕见的没有冷着脸,笑着让殷紫萍去黄泉寻找檀无心的魂魄。

  只是,殷紫萍却没有找到檀无心的魂魄。

  她没有再找,回到了人间。

  谢过了公子景。

  她带着檀无心给她的傀儡踏上了救世的旅程,她是个神医,很多人这么说过的。

  她救了很多的人,多到数不清,可没人能救她的心,没有人。

  公子景一直在悄悄保护着殷紫萍,那是纳兰青桑的请求。那个美人乞求的眼神公子景一直难忘。

  后来,殷紫萍老去,她遁入深山养老,公子景才回到北京布告栏处。

  突然,公子景吓了一跳。

  一个头戴眼罩,腰里别着酒壶和铁剑的男人躺在布告栏后面。

  公子景望着这个人,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。这人突然醒了,望着公子景。

  公子景错愕,笑道:差点忘了,他看不到我。

  公子景再次悄悄消失。

  『女鬼篇』

  这天,公子景照常查看布告栏上的任务

  突然,那个睡在布告栏下的戴眼罩的男人起了身。他打了打哈欠,又看向了公子景。

  公子景暗道:肯定看不到我。

  谁知那男人开了口:喂,你有没有吃的,施舍我一些。

  公子景吃了一惊,慌忙跑开了。

  公子景碎碎念到:又能看到我?这家伙看起来平淡无奇,还是不理他最好!

  眼罩男人看到跑开的公子景,苦笑一声:果然还是吓跑了啊,不过为了吃口饭,不能让他跑了,追!

  眼罩男人速度不慢,很快便追上了公子景。

  眼罩男人呼着气喊到:小哥,别跑了,我只不过是讨口饭吃而已。

  公子景慢慢停了下来,其实是他跑不动了。

  两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呼着气。

  眼罩男人:你跑那么干啥,我又不是抢你,只是想让你施舍我一口饭吃。

  公子景心里咒骂着,嘴上却说:你长得那么丑,吓到我了,所以我才跑开了。

  眼罩男人苦笑,又突然急切的问:你施舍我口饭吧,我三天没吃了,快要饿死了。

  公子景一脸嫌弃,说:我自己从来都不吃饭,哪里有饭给你吃。

  眼罩男人一脸落寞,低声说:那好吧,多有打扰,告辞。

  说完起身就要走。

  公子景看着眼罩男人的背影,不知为何他觉得心都快碎了。

  公子景也起了身,说:等等,我确实没有饭给你吃,但是你若愿意跟着我,我便给你饭吃。

  眼罩男人一听便回头问:真的么?哈哈哈。

  完全没了刚才可怜兮兮的样子。

  公子景点了点头,就前面带路了,眼罩男人便跟了上去。

  两人来到了一家豪宅门前,上题‘钱府’。

  公子景施法进入了钱府某个房间,阴嗖嗖的,凉冰冰的。

  突然,一道绿光袭向眼罩男人,眼罩男人并没有躲开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他做了一个梦,一个女鬼,女鬼是这房间的主人,然后女鬼讲了她的故事。

  眼罩男人醒了过来,公子景急忙扶他起来。

  公子景问:怎么样?

  眼罩男人愤愤到:这个钱员外真不是个东西。

  公子景又施法出了钱府。

  又把眼罩男人打扮了一番。

  眼罩男人一脸茫然:这是干啥去?

  抢亲!

  公子景就这么解释的,然后眼罩男人浑浑噩噩的一个人进了钱府。

  眼罩男人看了看那些个富家子弟,一个个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。

  他自认为自己比不过他们的容貌。

  站在中间的那个姑娘正是钱家千金吧。

  看着那些富家子弟相互吹捧自家的钱财,眼罩男人没有插嘴。

  谁知钱家千金却看到了他,走到了他的面前,问:你为什么不说话,是想以此吸引我么?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成功了。

  眼罩男人哪里如此接触过哪家姑娘,顿时羞红了脸,结结巴巴说:并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解释,因为我并没有那么家财万贯,所以我才默默无语。

  钱家千金追问:那你为何来此,你拿什么娶我。

  钱家千金问的眼罩男人哑口无言。

  众人哄笑,大笑。

  钱家千金似乎觉得无趣,又问:你身上最珍贵的是什么。

  眼罩男人想了半天,张了张口却又开不了口,突然他想起来女鬼的故事。

  眼罩男人似乎下了决心一般,大声说到:钱姑娘,在下身上最珍贵的是眼泪!而且今日我还有一个故事讲给姑娘听,希望姑娘不要嫌我啰嗦。

  眼罩男人讲了女鬼的故事。

  钱家千金没有什么表示,她只是拜别了她的父亲,一个人出了家门。

  眼罩男人在钱府迷了路,心里正在咒骂着公子景,却看到公子景就在前面。

  只听到公子景喃喃道:你可真会出难题,眼泪可是世间难寻啊。

  眼罩男人不知为何,突然想哭,眼前这个男人的身影那般寂寥。

  许久。

  公子景打破了沉默: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。

  眼罩男人说:我不会读书识字,师傅也只教会我‘我来也’三个字,所以我就叫‘我来也’了。

  公子景满脸嫌弃:果然平淡无奇啊,那好吧,我叫公子景。以后你就跟着我,我给你饭吃。

  我来也一脸高兴:好的,公子景。

  公子景带着我来也出了钱府,在我来也的面前消失在了北京布告栏前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,尽在叶子猪倩女幽魂

[编辑:子衿]
上一篇:818我们倩女遇到的“渣男” 不善言辞篇

点击排行

友情链接: